第56章 第五十六章(1/3)

作品:《师父他太难了

申屠郁要拿的炼材不止一样,而且都长在常人到不了的各种险地,除了有主,被护着的,还有在各种极限恶劣环境中的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,太热了吧。”

申屠郁把她拉过去一些,道:“不要往那边走,那边有火浆。”

他说得简单,就好像是在说脚边有个水坑,但事实上,在辛秀身侧不足十厘米的地方,就是十几丈高的落差,底下火色的熔浆流动翻滚。

火焰在半空中凭空燃烧,炽烈毒风卷起火焰冲向他们,虽说未及卷到他们身上就被申屠郁拂袖挥开,但热度仍旧是有的,辛秀才会忍不住说热。

她只以为周围有热风,哪想得到两人现在根本就是行走在钢丝线上,周围还有几十支喷火枪对着她们烤,除了没撒盐,和烤鸡也没差什么了。

因为不知道,她还能轻松讲冷笑话:“乌钰,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已经很熟了。”她一语双关。

乌钰这脸是笑不出来的,但幽篁山的申屠郁笑出来了。

“哪个熟?”他说。

辛秀继续双关:“生米煮成熟饭那个熟。”

她说完,感觉身子忽然腾空了一下,被身边人抱了起来。

靠,突然被公主抱,竟然没能亲眼见证这种宛如偶像剧男女主角关系飞跃的经典场面?

“前面路窄,你安分些不要乱动。”申屠郁道。

“好啊。”辛秀抬手抱住他脖子,脸埋在他肩上,果真就老实不动了。

在他们面前,那原本窄窄一条路已经突兀断掉,根本不是路窄,而是无路过去。

申屠郁一手穿过辛秀脊背,绕过她的膝弯,托抱起她,腾出另一只手,那手上先前拿大阳花时在赤地里变深变红的颜色还未完全褪去,比起另一只手的白色显得更加红一些。

他抬手从底下一抓,那些涌动的火浆受到吸引,冲天而起形成一片浪头,在火浪最高时,申屠郁洒下一片金砂,红色的熔浆猛然变成金属的颜色,凝固在空中。申屠郁就这样踏着金色的浪尖走过了这片火焰翻飞的天路。

在他走过后,热度惊人的毒火熔浆迅速将金色融化,又一起落回了底下的熔浆河流中,融化的金属在红色河流里留下一道油彩似的金色。

在此处,申屠郁要取的是一种火,它在地底最深处,燃烧了几万年,纯澈明净,用来炼化眼睛,不会伤身。

接下来一段路就没那么容易过去了,申屠郁见到那景象,不由得迟疑,最终还是将徒弟放下,安置在尚且安全的一处,叮嘱她:“你在此地不要走动,我去前面。”

辛秀:“……哦。”

申屠郁对这个早有前科的徒弟不放心,又叮嘱了一句:“不可乱动,此处对你来说很是危险。”更新最快 电脑端:

辛秀随口说:“这么不放心,不如把我绑起来好了。”

申屠郁一想:“你说得对。”

辛秀:“等下,我是开玩笑的!”

申屠郁没开玩笑,直接将一道千重丝绑着她的腰,把她固定在原地,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辛秀:行吧,乐观一点想,我这也算是经历了捆绑了,一般爱的不够疯都没这种经验。

申屠郁记挂着徒弟一个人在外面,速度飞快。他一个人时,在这里更是如履平地,什么毒风火都无法奈何他。只在最后取那纯净火焰时,遇上了些麻烦。

火焰外围有一圈黑色的火焰,纯净火焰有多纯净,那些黑色火焰就有多少火毒,毕竟火中毒素杂质都被外围的火焰吸收了。申屠郁想取里面的火焰,外面的那圈火焰就避不开,只能生生受了这火毒。

感觉火毒顺着手臂进入身体,申屠郁手臂上青筋凸起,又被他强行抚下。他这人身早已习惯受伤,对火毒也不在意,取了火焰转身就走。

他赶回去,发现徒弟还在原地,就松了口气。辛秀听到特地加重的脚步声,扭过头来问:“你有受伤吗?”

申屠郁听她关怀话语,心中一暖,“没有。”

辛秀肃容:“我不信,我现在又看不见,让我亲手摸摸我才信。”

申屠郁:“……”徒弟这到底是关心还是惦记我的身体?

辛秀:“哦,我先说好,你不要胡思乱想,我是在关心你。”

她这么一说,反而更让人难以相信了。

辛秀:“真不能摸?”

申屠郁叹一口气,上前牵住她:“走了。”

辛秀:“唉,好吧。”

为什么说真心话的时候总是没人信呢?

拿了极热之地拿火焰,他们又去极寒之地拿冰晶。

“这反差也太大了,之前差点在那里被整个烤熟,今天就要在这里冻成碎渣了。”辛秀哆哆嗦嗦靠在申屠郁身边。

她是金火双系,修为又低,在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下,被压制得厉害。他们翻过雪山,进入冰封之境。这个地方,寻常凡人已经到不了了,若是没有灵力护体的普通人或动物,在这里不出片刻,就要被冻成冰雕,敲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师父他太难了 最新章节第56章 第五十六章,网址:https://www.28zt.com/208/208018/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