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第十章(1/3)

作品:《师父他太难了

先前众位师叔师伯,有乘仙鹤,有踩祥云,都是正统修仙。而她的师父,反派脸、黑眼线和黑色指甲油,一看就是个邪典路子,甚至连代步工具都不走寻常路。

她被师父一卷,呼啦啦像个被风吹走的塑料袋,出了韩房子师伯的洞府,落在了一顶竹轿上。就是那种仿佛在蜀地旅游要爬山,当地少数民族自己制作用来载游客的那种竹轿。但这顶竹轿能上天,能飞,它就不再是个普通竹轿了。

抬飞轿的是猴子,看着它们身上金色的绒毛,辛秀忽然反应过来,这特么是金丝猴啊草!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给我抬轿子,还是八只。

……这就是传说中的八抬大轿?

辛秀感觉有点不对,但金丝猴在前,它们的金黄色绒毛在云中飘摇,被阳光一照格外灿烂夺目,她的心神都被那毛毛吸引,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猴子身上摸了一把。

那猴被她摸了,非常不爽地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辛秀: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总觉得它这眼神仿佛有点凶,像在警告我不要再摸了。

她这辈子就没听话过,当即朝前面一抬竹轿上的师父喊:“师父!你这猴能不能摸啊!”

她那白发白披风,偏偏要在脖子上围个黑色绒毛披风的师父,看上去黑白分明,背影神似大熊猫,就是少了两只黑色的耳朵。

辛秀突然想了一个表情包——熊猫拿下了耳机

“噗嗤~”她正乐着,听到前面师父头也不回地说了一个字:“可。”新八一首发

辛秀大胆地伸手继续摸金丝猴,那猴子好似脾气不太好,仍是有些不情愿,偷偷瞪她。辛秀一边摸人家,还要告状:“师父它好像不想让我摸,它在瞪我!”

前面的申屠郁扭头,看了抬轿的几只金丝猴一眼,那只金丝猴立马蔫了,任由辛秀怎么摸都没反应。辛秀就是试探下师父的反应,发现他对自己似乎挺容忍的,也不继续逗这只猴,凑到一边去摸另一只。

这不是有八只吗,摸哪一只都是一样的。只是可惜这些金丝猴的毛发看上去漂亮,但毛量其实不太多,摸上去的手感没有那种被毛毛包裹的充实感。

不过跟了这个师父之后能摸金丝猴,她已经开始觉得不亏了。眼线指甲油算什么,她当年还搞过一段时间重金属死亡摇滚呢,就那种暗黑哥特风少女,差点把她爸气的高血压。哪怕年纪在长,她也没有完全上岸,见到师父这模样,其实还有点亲切感。

一前一后两抬竹轿经过一片云海。辛秀手上摸猴子,眼睛看向左侧。

在她左侧极近的地方,云层和天空壁垒分明,那一片厚厚云层在群山包围的上方,像一个盖子。而底下的群山形状如同盛开的莲花,一重一重包裹,最外围的山势起伏相连,像水桶围住了里面的山,又被上方的厚重云层盖住出口。

辛秀从未见过这样特殊的景色,之前韩房子师伯把她们带走时,她们是在袖中的,什么都没看见,现在见到这景象,她不由猜测那边的云层上方就是她们先前所在的云上。

也就是说,地龙在那片云层下方,重山之间?

竹轿离那边的云和山越来越远,载着她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,辛秀收回脑袋,继续看周围风景。

这边的山不像刚才的形状奇特,显得很正常。

天是湛蓝的,没有厚重云层,但飘渺的烟岚环绕在山间树丛中,远处山头还有云,像是瀑布,从一片山头上倾泻而下。

流泻的云气如海浪在山间的树梢上翻滚,又悄悄没入树丛中。

辛秀难得安静,入神地看了好一会儿云卷云舒。这里确实不像凡间,更似仙境。

他们进入一片青翠欲滴的山林,被绿意覆盖的山中,有一处很显眼的紫色。

满山青翠里,一树紫杜鹃。

轿子就落在那棵紫杜鹃附近,辛秀跳下轿子,见那些金丝猴抬着轿子两三下消失在了树丛中,尤其是她摸过的两只,逃命似得跑了。

辛秀疑惑地看看自己的手,心道:难道我撸毛的技术这么差吗?以前走在路上撸人家的猫和狗子被嫌弃,现在撸个猴也被嫌弃。

在天上看时,一树紫杜鹃小小的,但这会儿走到附近,辛秀才发现,那是一棵很大的杜鹃,都长成大树了,树干有脸盆粗,树冠上的花开得密密麻麻。

辛秀朝前面的师父喊:“师父,这花可以摘吗!”

她炫酷的师父宛如一个冷酷无情的复读机,告诉她:“可。”

辛秀跳起来勾住一根枝桠,手脚利落地折了一大枝花,抱在怀里追上前面走路慢吞吞的师父,又因为体贴他的社恐,和他隔着三步远的距离,双双用老头散步的速度走进了竹径里。

这里的树梢上都飘散着雾气,湿气略重,还有些冷,比盆中天要冷上许多。辛秀可算知道师父为什么要穿着一件毛毛斗篷了。在这种地方住,要是没有点防护措施,真的很容易得风湿性关节炎。

看师父他行动缓慢,莫非,还真被这疾病所扰?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师父他太难了 最新章节第10章 第十章,网址:https://www.28zt.com/208/208018/10.html